代理孕母訪談-和我的孩子們談論代孕

優兒百科  •  May 26, 2020

代理孕母訪談-和我的孩子們談論代孕

我們喜歡代孕媽媽與她們孩子談論代孕的故事。這些故事從令人心暖,我們請一些美國代孕媽媽和我們分享他們如何和小孩解釋代孕,讓他們一起參與整個代孕流程。還有有趣的故事關於孩子們如何告訴別人他們媽媽「正在懷別人的小孩」。與孩子談論代孕不必太複雜或壓力大,目前我們所得的經驗表示,很多時候,孩子們對於整個過程的理解超出了我們的想像!

您是剛開始是如何向他們解釋的?

「我和我的丈夫和兩個小孩一起坐下,並解釋了這一過程。老大很快的了解,但是老二並沒有,在老大的幫助下我們又再解釋一次,之後她就非常了解整件事了。」–Elaina

我孩子的年齡在3-14歲之間,因此對他們每個人進行解釋到完全了解是有些棘手。一旦確認我已經配對並將繼續流程,我們告訴他們我們接下來將會發生什麼。我們不希望他們因突然的懷孕而驚訝,而是要做好準備。我們已經是一個八口之家,所以我猜他們知道這不是我的孩子,有些鬆一口氣。我經營托兒所,所以我對年紀小的孩子解釋就是保姆。我會照顧寶寶成長過程期間的安全,但是父母會把他帶回家。嬰兒被放在我體內,所以它與我們沒有血緣關係。他們都了解。我最小的孩子知道媽咪的肚子裡有一個嬰兒,但我認為她搞不清楚真實情況。」–Adelynn

「我的孩子分別是4歲和2歲,因此並不是非常難向他們解釋,因為年幼的孩子會全盤接受你告訴他們的事。因此,如果認為這是一件正常的事,那麼他們也會這麼覺得。我們與他們談論了很多事情,我們將如何幫助一個想要孩子但無法生育的家庭。我們甚至為他們讀了一本書,名為『我的媽媽是代孕媽媽My Mom is a Surrogate』(由Abigail Glass撰寫),這幫助很大。」–Camilla

「我和孩子們總是很坦誠,從一開始就讓他們知道我在做什麼。在我的第一次代孕時,我的兒子還是一個蹣跚學步的孩子,所以他只知道我肚子裡有一個嬰兒。我女兒當時只有6、7歲,能夠理解我正在幫助一個無法以正常方式生育嬰兒的家庭,並且該嬰兒之後會和他的父母回家,與我們毫無關係。這次我的孩子大了幾歲,我能夠向我的兒子多解釋更清楚,儘管他還是一直在問我肚子裡是否有真實的寶寶。」-Jacqueline

「當我開始第一次代孕之旅時,我的孩子們分別是6歲和2歲。我差不多6歲的兒子年齡已經很成熟了,所以我覺得有必要告訴他發生了什麼以及為什麼發生。我們是一個非常開放的家庭,我覺得沒有必要對他隱瞞如此美麗的東西。我沒有和最小的孩子真正地解釋任何事情,因為他還太小而無法理解。對於代孕,我的父母、我的丈夫和所有人周圍的人都同意。我的準父母也希望我的兒子也參與其中,這使我們的經歷更特別。」–

您如行讓小孩參與在代孕旅程?他們有參與Skype通話嗎?

「我女兒們從一開始就非常投入,她們參與每次我們的Skype通話,我們在芝加哥第一次與我們的準父母見面,度過了愉快的時光。我們的準父母與我們的家庭一起過聖誕節!對於我的女孩來說,他們就像叔叔一樣。我們非常感謝能將他們帶入我們的生活。」–Ophelia

「我們經常透過Skype和準父母進行通話。這段期間孩子們喜歡張大嘴,對鏡頭打招呼。我認為準父母很喜歡他們的參與。孩子們也都知道他們是誰。」–Adelynn

「我們的孩子們總是在為我們的Skype通話提供背景。我們的準父母來自法國,由於6個小時的時差,我們的Skype開始於星期天上午9:30。這意味著當時我們的孩子在背景上攀爬,嬉戲,摔跤和尖叫。我們的孩子經常一起加入視訊,並知道準父母的名字。我們的準父母對他們是如此甜蜜,並在我分娩時來訪時和帶來禮物,我們的女兒也遇到了他們的兒子,他們互相擁抱。」–Luciana

「我和孩子們總是很坦誠,從一開始就讓他們知道我在做什麼。在我的第一次代孕時,我的兒子還是一個蹣跚學步的孩子,所以他只知道我肚子裡有一個嬰兒。我女兒當時只有6、7歲,能夠理解我正在幫助一個無法以正常方式生育嬰兒的家庭,並且該嬰兒之後會和他的父母回家,與我們毫無關係。這次我的孩子大了幾歲,我能夠向我的兒子多解釋更清楚,儘管他還是一直在問我肚子裡是否有真實的寶寶。」-Jacqueline

有任何您的孩子如何向他人解釋代孕的有趣故事嗎?

「她們已經告訴了她們所有的朋友和老師!他們為每個人都感到興奮,因為他們知道媽媽正在為另一個家庭生育嬰兒。」–Ophelia

「我兒子的學校老師會在接送區台上找上我,告訴我他們認為我在做的事很酷,因為我兒子告訴他的朋友我們家庭正在經歷的事。我很開心他不覺得尷尬,並且感到自豪。」–Adelynn

您對計劃或尚未告知孩子代孕媽媽有何建議?

「誠實開放。向他們解釋任何問題。如果需要合併書籍,我知道很多相關專家非常善於對年幼的孩子的解釋。」–Ophelia

「我的建議是,不要把它想得很嚴重,這也並不是。我們對此表示肯定,並使其看起來像每個家庭所做的事情。我們全力以赴幫助另一個家庭,並與他們討論了他們在此過程中可以提供幫助的方式,我敢肯定他們喜歡參與討論。他們長大後會問更多的問題,但我們將始終對他們坦誠相待。」–Adelynn

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