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個常見的代孕迷思

優兒百科  •  June 04, 2020

5個常見的代孕迷思

準父母通常對代孕過程有很多疑問。關於捐卵者、代理孕母和代孕機構。大多數人有對代孕相關資訊所知甚少,以致於他們有的普遍的偏見。

會願意代孕的是不是都是窮人?

黑人代理孕母生出來的小孩會比較黑嗎?

我們希望能夠普及的告訴大家常見的疑惑和真相,這樣無論是對準父母、代理孕母或是任何對代孕有需求的人都是很大的幫助。

迷思1:代理孕母只是為了錢

代孕是昂貴的,但支付給代理孕母的賠償括支出的費用、時間、精力和健康風險。準代理孕母還必須滿足一定的條件,然後代孕機構和診所才能處理她的申請。代孕媽媽通常是溫暖、有同情心且願意犧牲奉獻的婦女,她們有大愛提供這種特別的服務來幫助他人建立新的家庭。

代孕媽媽面需要面對所有產婦要面臨的身體變化、健康風險和其他問題。另外,代孕協議對代孕媽媽的生活方式、她的生活和她的日常活動也會有嚴格的要求。懷孕本身佔用了她九個月的時間,涵蓋整個法律和醫療過程合併在一起,將會歷時一年以上,而這段時間需要她負責別人的孩子的幸福,並不是簡單為了錢這個目的可以概括的。

代孕媽媽因著她的付出,根據不同國家的物價指數、過去的代孕經歷、代孕媽媽所在位置以及對具有準父母的特定需求代母數量等因素會有不一樣的平均薪資。而就我們的經驗,很少準父母對代孕媽媽所獲得的賠償金金額覺得不認同。

在代孕合法的國家,代母都要經過層層篩選才能確認她能對別人的小孩負起該有的責任,在代母申請時就會有專業醫師評估她的病史;代孕機構會有專業人士對她以及她的所有家人、同居者進行背景調查、了解家庭的生活、經濟狀況。

代孕問題


迷思2:找認識的朋友幫我代孕

第一是,如果是自備的代母是台灣人,以現今代孕法還沒有通過的情況下,這是不成立的。在合法代孕的國家,如美國與烏克蘭,代母資格是必須要有本國國籍。

第二,如果滿足代孕國家的條件,朋友不透過從有執照和信譽的機構進行代孕。可能會遇到許多法律上的問題,如果沒有在受法律保護的州安排的正式代孕協議,造成的法律問題比比皆是。在一個案例,兩個同性戀準父母在網路上找到明尼蘇達州的一個獨立的代母。達成協議後的9個月,由於缺乏適當的篩查和草擬的育兒規定,導致嬰兒轉交的過程出現延遲。相關法定程序用了2年時間,當法院裁定準父母成為合法父母時,他們的孩子已經3歲了。

儘管以上的案例僅是很少會有的個案,但決定使用獨立代理孕母,仍有風險和不便之處。在決定代孕之前,一定要先檢查您所在地區的相關代理孕母法律。

迷思3:代孕在我的國家或州是非法的,所以我沒有辦法做

全世界有些地方,現行法律對代孕有嚴格的保護現限制;而某些國家/地區例如印度不允許外國人與其公民進行商業代孕;而或者是例如加拿大,僅允許利他性代孕:也就是該代孕媽媽不能因為代孕服務得到補償金。

但是,越來越多的州和國家開始使用更先進的政策,代孕機構也漸漸普及。代孕機構讓完成法律保護的協議的過程盡可能輕鬆、方便和可負擔,同時以便於準父母與法律條件下可行的州或國家的代孕媽媽配對,也有專門從事國際代孕的代孕機構,在跨國的法律協調和溝通上有多年經驗,而優兒推薦的國家都是在法律上行之有年且對國際客戶友善的代孕國家,在法律上都是沒有疑慮的。

美國和烏克蘭允許國際的商業代孕,全世界的準父母蜂擁至這些「代孕天堂」實行代孕,因為其法律條件能夠讓國際準父母帶著寶寶回家,所以儘管所在國家不允許代孕,但是當代孕的方生地不在準父母原生國家,從美國和烏克蘭帶寶寶回國都是沒有問題的。

代孕問題

迷思4:我和嬰兒不會有感情。

近年來,越來越多人擔心和嬰兒因為沒有懷摁過程而沒有感情的牽絆。然而研究顯示,這不源於孕育孩子抱到足月的結果,而是隨後養育的結果。代孕從孩子的出生那一刻,準父母就會接手嬰兒成為父母,許多準母親認為她立即與新生兒有情感上的聯繫。

準父母在代孕的整個過程花費的時間、心力和感情上的付出,很多時候是遠遠多於一般懷孕生產的家庭,準父母在每個步驟都參與代孕過程,最近在劍橋大學進行的研究表明,代孕過程對於準父母和小孩的連結其實是有非常正面的影響。

代孕問題

迷思5:代孕媽媽將有權保留我的孩子

這是代孕過程中最常見的恐懼之一。但是,多年經驗可以告訴我們,這並不是需要擔心的事。

在美國的代孕30年曆史中,美國生殖醫學會(American Society for Reproductive Medicine)估計約有23,000項代孕協議。其中大約有26位代孕媽媽試圖反悔,不願意將孩子交還給準父母。但是由於代孕契約具有法律約束力,因此大多數被反悔的契約甚至沒有到達法庭就被駁回,而最終所有準父母最終仍會帶著小孩回家:估計有千分之一的機率對代孕媽媽想要獲得孩子的監護權,實際上,所有這些糾紛案例都是發生在沒有代孕機構和代孕協議的情況下透過朋友、家人或與獨立代孕媽媽尋求的獨立代孕,所以透過專業機構之下尋求的代孕過程並不存在這樣的風險。

代孕是一種行之有年的醫療過程,我們合作的國家都有很好的法律、醫學基礎。人工生殖醫療技術也在不斷進步,透過遍布全球的專業人士的努力和經驗不斷完善。

在任何領域,總會有迷思。作為一個社會,我們可以接受所聽到的一切,也可以質疑並尋求真相。透過優兒,我們相信透過開放的胸懷,破除一般大眾對於代孕的恐懼和迷思,我們可以以建立更現代的家庭和社會目標邁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