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生在同志家庭的小孩有什麼不一樣?

提到同志的小孩,一些人就會開始擔憂一個問題:這些小孩,他們的成長會不會因此受到影響?

電影工作者 Maya Newell(她的成長背景就是被兩個媽媽養大的)和 Charlotte Mars 發現,大家其實還是從自己的邏輯出發去評論他人,他們擔憂的同時,其實忽略了一個重要的群體的聲音:這些孩子們是怎麼想的。

所以,這幾年他們追蹤拍攝了四個這樣的孩子和他們的同志家庭的生活,完成了紀錄片 同志寶貝《Gayby Baby》

紀錄片上映後,藝術家Casey Legler和攝影師Jez Smith又與《Gayby Baby》團隊協作,拍攝了系列照片集《GAYBIES: We Are Not a Hypothetical》(同志家庭的孩子:請傾聽我們的聲音)拍攝對象是許多由同性家長撫養的孩子們,包括紀錄片中那些家庭。

 

但在紀錄片發行時,卻以不一樣的方式引起了公眾的注意力,報紙The Daily Telegraph在頭版發表了一篇報導,說明學校放映因家長抗議而取消。而後陸續就有政府發出禁令,禁止校園放映這部紀錄片。

於是就有一系列的對這些同志家庭小孩採訪,讓我們一起來看看這些同志家庭的孩子都是怎麼想的吧。

Ebony, 16歲

人們對你的人生做各種假設,還扔統計數據給你,然後他們說啊說啊說啊,好像很有道理,但最終根本沒有誰瞭解我的家庭,除了我自己。

我也參與了 Gayby Baby 的拍攝,紀錄片剛開始拍的時候我才12歲,現在我16歲啦。我有兩個弟弟,Ashaan 現在5歲,Seth 是12歲——還有小 Makaya,他才剛8個月大。

Ang 今年 40 歲,媽媽是 36 歲。其實一天到晚都能聽到類似「同性戀權益」的話,但每次這些東西都讓我很想笑。我的媽媽們擁有的唯一權益就是哄小 Makaya 睡覺,啊還有催我們幾個做作業啊,還有等到成績下來的時候因為發現我們什麼都沒作而生氣。

這部紀錄片里是否講到真正的「同性戀權益」了呢?我還是有點懷疑,因為好像只講了我們的日常,而且 Maya 跟拍了我們好幾年,如果誰有權益受損的話的話,我倒覺得可以問問他。

Seth, 12歲

不管別人說什麼,別讓他們打擊到你。自信的笑笑,如果有人說你家很奇怪,什麼都不要說,繼續好好生活。

我有兩個媽媽。我姐姐叫 Ebony,弟弟叫 Ash, 還有最小的弟弟 Makaya。我一年級的時候就意識到自己的家庭和別人不太一樣了。

在學校,不是會朗讀聖經的聖經課嗎?那種如果不特意發郵件去請假, 就都要參加的那種,那時候我媽媽們不知道這件事,所以我就去了。

有一天,他們就說「如果你有同志父母,或者你是同性戀的話,那就是一種罪惡。」這真的是一記重重的打擊,有點把我敲迷糊了。雖然回到家之後,媽媽跟我講了很久很久的話,聊了特別多的天,Ang 還給了我一大盆冰激凌,但在這之後,我就知道自己的家庭和別人的不同。

不過說真的,我沒有特別特別在意,因為我覺得我們家特別好。我寧可我們「雖然不同但很開心」,也不要不開心的「正常」家庭。

Ashaan, 5歲

我是 Ashaan,我有兩個媽媽,我生日會收到兩個禮物喔!

Jesse, 23歲

人如果自己都為這些『不一樣』而自豪,就不會有人會歧視你。躲什麼躲呀,做自己就好了。

我的家,有兩個媽媽,Louise 和 Margaret,我弟弟 Raj 和我親生父親 Paul 組成。我們家最贊的地方,其實就是它既與眾不同,又沒什麼不同。

如果這個紀錄片是在我還在學校的年代上映的就好了,那我應該就不會像以前那樣,不得不為此撒謊,編造關於我們家庭的故事,或者向別人解釋另一個和我們生活在一起的女人是誰了。我大概可以更真誠一些吧,不管是對我自己還是我的老朋友們。因為如果自己都為這些「不一樣」而自豪,就不會有人會歧視我了。

Gus, 14歲

別聽那些有錢的白人政治家鬼扯,愛你的家就好了呀!

我的兩個媽媽,Jen 和 Jamie,還有個妹妹 Rory。我家超棒,她們都超愛我。我們是個普通家庭——稍微有點兒邋遢而已。

禮拜三我起床之後,發現她們倆有點小心煩——當然啦,是因為看到《每日郵報》那個頭版——大概是因為她們本來以為那個紀錄片會對同性戀運動多少有點兒幫助的吧(結果並沒有)。但是我當時覺得好酷哦!頭版耶!

Vivienne, 10歲

堅定你所相信的,別被擊倒。

我有三個媽媽:她們是 Fiona、Jam 和 Gina——還有個總是很煩的哥哥叫 Bruno,一隻叫 Jasper 的喵,和另一隻叫 Flash 的貓,一群長滿蟲子ˋ的生物住在一起。我愛我的三個媽媽,因為她們每一個都超不一樣!

我的媽媽們,一個是堅強的鐵匠,一個在新南威爾士健康部工作,另一個是作家。在學校,有時人們會說某種行為「好 gay 哦!」或他們稱呼別人為同性戀。我試過讓他們別這麼做,但並沒有什麼用。還有一天,一個很要好的朋友也說了「這好 gay 哦!」這樣的話,我跟他直說「這超級不禮貌。」

Rory, 8歲

正是因為大家都各有不同,所以大家才是平等的。

我家就和別人家一樣一樣啊,生活里有好有壞的。頭條的事兒,我有一半是開心的,因為畢竟是頭條呀,還有一半不太開心,是因為他們對同性戀家庭的用詞和邏輯都還是超刻薄,這些有莫名其妙的反對意見的人,都一定沒去真的看過這紀錄片。因為,如果看過《Gayby Baby》,他們就會真正知道,正是因為大家都各有不同,所以才真的眾生平等。

Brenna, 19歲

我希望那些和我一樣,被同性父母撫養大的小孩,都可以知道,你會比普通的大人們,更加能夠理解什麼是多樣性,什麼是接受,什麼是愛,真正的愛。

我八歲那年,我和我的父母去上了一集《幼稚園》(澳大利亞兒童電視節目)。別的父母們看到這集節目之後,抗議聲很多,所以對於爭議啊什麼的,我其實挺適應的。儘管如此,看到這種反感同性戀的言論居然上了大報紙頭版還是挺惡心的,其實有還多人都支持同性戀家庭的。

看了這個紀錄片,我的家人以之前從沒有過的方式出現在了螢幕上,我覺得真的真的無比的自豪。

Dylan, 13歲;Matt, 16歲

對那些和我有一樣的家庭的人,我想說,你們家和世界上所有的別的家庭都一樣,甚至還更好一些,因為你有來自她們的雙倍的愛,為此驕傲就對了。

Dylan: 我有兩個媽媽,她們已經結婚了,一個快結婚的爸爸,和一個馬上要變成我繼母的媽媽,一個哥哥,和一個同父異母的妹妹。

我的媽媽們是在紐西蘭結婚的,然後回到澳大利亞辦了婚禮,我哥哥和我還在婚禮上做了小演講。

對那些和我有一樣的家庭的小夥伴們,我想說,記住,你們家和世界上所有的別的家庭都一樣,甚至還更好一些,因為你有來自她們的雙倍的愛,為此驕傲就對了。

Matt: 媽媽們當時想在澳大利亞結婚,但在這裡,同性戀婚姻還沒有被法律允許,我們相信它會的,但還要很久,所以,她們去了紐西蘭註冊結婚。這並不是最好的選擇, 因為還要跑到海外去,一個無親無故的國外。

後來她們回國,辦了一個盛大的特別好玩的婚禮。大家說 《Gayby Baby》有政治性,不應該在學校放映,但其實裡面只不過都是一些和我一樣的小孩,根本沒什麼啊。

Sunnai, 16歲

誰要當普普通通的一般人啊,多無聊。做與眾不同的人是很特別的一件事,因為那樣就能夠在很多很多的愛里長大,對愛與寬容有更多的體會。

我有兩個媽媽,還有生活在墨爾本的提供精子的爸爸和另一個媽媽。我從小就一直參加雪梨的同性戀活動。

當我四歲的時候,為我們這些小孩準備的主題是綠野仙蹤。媽媽,Lil 和我都裝扮成鐵皮人,我們把全身都塗成了銀色。這是我到現在最喜歡的一次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