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爽找代孕-代孕業者怎麼看

一般的代孕的定義是婦女為無法獨立建立家庭的準父母孕育孩子。 

最近代孕一詞已被鄭爽話題炒得火紅,在事情過去幾天的今日,我們今天先撇開道德因素不探,就現在網路上有的部分消息來探討以及科普先前鮮為人知的美國代孕以及相關法律問題。

張恒在微博發文公開自己有小孩

張恒微博全文:
大家好,我是張恒,好久不見。

如同大家所見到的那樣,前不久我又一次被掛上了黑熱搜。近一年多來,網絡上不斷出現一些對我莫須有的誹謗、污名和無止境的網絡暴力。 我的家人也因為我的事情又無奈又無助,心力交瘁,甚至無法正常生活,正常社交,我們家庭也因此被迫無法團聚,我真的是好難受,好難受。

我意識到我不能再做一隻把頭埋在沙子里的鴕鳥,因為面對這一切的不止是我,還有我所珍重的家人們。我決定不再沈默,為了家人也為了我自己,向大家澄清一些事實。

網絡謠傳我詐騙、借高利貸、逃避債款、攜款潛逃至美國等一系列言論都是謠言,我發誓我從沒做過這些事情!也不會去做這些事!我確實在美國,但之所以我和家人滯留美國一年多,是因為我們必須照顧並保護兩個年幼無辜的小生命,滯留美國實屬無奈。

此外,我已聘請律師處理相關事宜,相信會在中國和美國法庭還原所有事實真相。
最後懇請各大媒體和正義的大家能認清事實真相,不要被網絡謠言蒙蔽雙眼。

張恒
2021年1月18日

文中張恒爆出自己有兩個小孩,引起網友熱烈討論,隨過後網路上開始流傳出兩張小孩的出生證明,上面母親欄的名字寫著鄭爽的英文名字,然而出生日期卻只隔了1個月,鄭爽找代孕生小孩的消息開始瘋傳。

這邊有兩個關於代孕的點:

1.母親欄的名字寫著鄭爽的英文名字。

在美國,只要是合法出生的的寶寶,準父母(未來會因為代孕而成為子女合法的雙親的人)就會是寶寶的合法父母,出生紙上面就會是當初申請人的名字,並不會提到代母或是代孕,代孕機構也會和代母產科醫院先做預約以及確認,並在產前或產後提供相關代孕文件,已讓透過代孕出生的寶寶出生後都能夠直接接手給準父母。

綜上所述,在美國透過代孕出生的寶寶,其實與一華人父母在美國生寶寶的相關權利義務是一樣的。代母至始至終都沒有寶寶的親權

2.出生日期卻只隔了1個月

在美國,如果想要有短期(兩年內)有兩個寶寶,有的人會移植兩個胚胎到一個代母,又或是會同時跟兩位代母合作。兩者都有利有弊:

(1)移植兩個胚胎

優點:可以只與一位代母合作,並且僅需要支付代母懷孕雙胞胎所額外需要的酬勞,寶寶出生的日期也會相同,不需要分兩次把寶寶抱回家。

缺點:

a.願意懷雙胞胎的代母比較少,可能需要等待較久的配對時間

b.雙胞胎的早產機率比較高:準父母需要支付所有代母因為懷孕的相關醫療、保險費以及寶寶出生的醫藥費用,如果雙胞胎寶寶早產且不幸需要住進新生兒加護病房(台灣俗稱保溫箱),一天一個寶寶的醫療費用可能高達7000-10000美元甚至更多,所以如果在保溫箱住一個月,準父母可能需要面臨50萬美元(1400萬台幣)的天價醫療帳單。所以代孕公司通常會建議準父母保新生兒保險,但也是一筆巨額開銷(通常雙胞胎保單為10萬美金左右)。

(2)一次與兩個代母合作:

優點:代母懷單包胎,整個醫療流程比較可控,並且一次與兩個代母合作,也降低了認一個代母因為身體狀況排異胚胎的風險。不會因為一次移植狀況不佳就浪費兩個胚胎。

缺點:

a.每個代母會有自己的律師、專案經理、醫師、相關費用和代母酬勞等,所以費用單包胎方案的兩倍。也就是說如果一般美國代孕估計是15-18萬美元,與兩個代母合作會是直接兩倍預算30-36萬美元
b.寶寶出生的日子不可控,胚胎移植的時間取決於代母的週期,所以無法指定日期,中間有可能會有人為不可控的情況,一旦發生或是移植失敗,可能就還會再延後一個月,所以大部分的情況兩個寶寶出生的時間都會有時間差,例如本文中的鄭爽有一個月的時間差,這已經算是很少的。而寶寶出生會要求準父母到醫院備產以及接手寶寶,相關手續要在美國停留至少一個月,對許多人而言兩個寶寶接續出生意味著要在美國停留2-3個月,這可能會打亂原本的年度計畫。

網友瘋傳兩人代孕小孩的出生證明,母親欄寫著鄭爽的英文名字。出生地分別科羅拉多州以及內華達州(圖/ 翻攝自微博

這孩子真的打不掉,我都煩死了

而後接著微博立刻開始劉傳一段錄音檔,內容是雙方父母與鄭爽在討論小孩該如何處理,鄭父提議「就棄養了唄」、鄭母則提議讓小孩一生下來就讓別人領養,「就永遠不要再見面了」鄭爽的代理孕母當時已經懷孕7個月,已經是不能墮胎的階段了,過後鄭爽在鄭父說話的途中突然說了一句:「這孩子真的打不掉,他X的,我都煩死了」張恒父親則是不斷苦勸「棄養在美國是犯法的你知道嗎?」

這邊與代孕有關的問題是:

1.國際準父母們在代孕過程中法律管轄範圍:

在這邊我們姑且不論墮胎與棄養道德問題,人們為什麼會到美國申請代孕,因為代孕在美國合法,並且有相關的法律保護,而在此同時,到了美國進行代孕的國際準父母,理應要遵循美國當地的相關法律,而非選擇性的想要代孕合法進行,又不想要盡身而父母的責任,代孕之所以合法也代表了相關法律會保障準父母與代母的權力義務。所以在前期申請代孕的時候,準父母和代母會有各自的律師起草代孕契約,在小孩出生之後代母以及代孕公司的工作就到此。寶寶的親權就會已經屬於該父母,代孕契約也會寫明,相關條文可以到聯邦法院去究責,所以在開始代孕旅程之前,請一定要經過深思熟慮。

2.代母可以墮胎嗎?

在美國的婦女在與代孕公司申請成為代母時,我們都會請代母填寫相容性的問券,詢問相關可能發生的情形,代母的接受度在哪邊?以便與適容性最高的代母合作以免糾紛,問券內容通常包括:

  • 你是否願意與未婚的準父母合作?
  • 你是否願意與國際準父母合作?
  • 你是否願意同時移植兩個胚胎?

以及:

  • 你是否在醫學建議下終止妊娠?
  • 你是否在醫學建議下進行選擇性減胎?
  • 如果確定胎兒有先天缺陷(例如唐氏綜合症、脊柱裂、脊椎麻痺、侏儒症或四肢缺失)你是否願意終止妊娠?
  • 如果你懷的比雙胞胎還多(例如三胞胎),你是否願意在醫學上並非必要,但準父母要求的情況下,進行選擇性減胎?

等等問題都是懷孕有可能發生的情形,不過準父母並非最終決定者,一切還是會與醫師判定以及當地法律(每個州對於墮胎的標準不一樣)為準。

而就該文情況,已經懷胎7個月並且胎兒如果沒有任何醫學診斷必要,是不可能有辦法進行終止妊娠的。

商業代孕的運作

鄭爽和張恒不會是第一個也不會是最後一個到美國尋求代孕的人,商業代孕代表著國家政府立法支持代孕,在該國有相相關配套法規,保障準父母權利、保證了代母權利也必會保障那兩位在美國出生,也有美國公民身分的寶寶的權利。

代孕法規在國際上是一個尚未有共識的問題,這也是為什麼我們為什麼會帶著準父母到「商業代孕」合法的國家尋求代孕,因為這是目前為止能做的最大程度的保障。

但是「商業代孕」並不等於這就是一場交易。關於代孕的法律因國家、歷史、文化和社會價值觀的不同而在國家之間差異很大。在亞洲的準父母,很容易把代孕聯想為一場買賣,準父母提供金錢,代母提供子宮,一手交錢一手交貨,客戶最大。但事實並不是這樣,代母也是活生生的人,一位偉大的願意為他人付出的媽媽。

在歐美國家將代孕視為從一個女人給予一個家庭的的禮物,他們會非常重視代母和家庭前期的配對和之後的的牽絆與聯繫,且會有些會基於道德考量會反對一個家庭「同時」與兩個帶母進行配對。

因此在合法進行商業代孕的國家就有其可靠之處,法律和契約可以詳細列舉準父母最大的責任、小孩的歸屬等等,對於雙方都是很大的保障。